心理咨询

伍老师请给我留言
杨老师请给我留言
 
 学院主页 | 本站首页 | 心理感悟 | 身心艺术 | 危机干预 | 心理测试 | 轻松一刻 | 心理咨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危机干预>>危机干预>>正文
为什么我们不断地制造痛苦?
2015-09-30 15:21   审核人:

 

     我们经常觉得是我们制造了自己的痛苦。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制造它们?一个人什么时候以及如何停止给自己制造痛苦?

   首先要明白的最基本的事情就是,当你说“我们经常觉得是我们制造了自己的痛苦”,事实并非如此。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地觉得你是你自己痛苦的制造者。你也许这样以为,因为你一直受这样的教导;因为许多许多世纪以来老师们一直都在教导说你是你自己痛苦的制造者,没有其他人应该负责。

   你听过这些东西,你读过这些东西。它们已经成了你的血液和骨头,它们已经成了你无意识的制约,所以你不时鹦鹉学舌地重复说我们制造了自己的痛苦。但这并不是你的感觉,这并不是你的认识,因为如果你认识到这一点,那么另一件事是不可能的。那么你就不可能说:“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制造它们?”

   如果你真的这样觉得,如果这是你自己的感觉,你是你自己痛苦的制造者,那么你随时可以停止——除非你想创造痛苦,除非你喜欢痛苦,除非你是个自虐狂。那么就万事大吉、没有问题了。如果你说:“我喜欢痛苦”,那很好;你可以继续创造它。但如果你说:“我痛苦,我想要超越。我想彻底地停止痛苦——我明白我是痛苦的制造者”,那你就错了。你并不明白。

   据说苏格拉底曾经说过知识就是美德。两千年来对于苏格拉底是对是错进行了一场漫长的争论——知识就是美德。苏格拉底说一旦你知道了某件事情,你就不可能做与之相反的事。如果你知道生气是痛苦的,你就不可能生气。这就是苏格拉底的意思——知识就是美德。你不可能说:“我知道生气是不好的;但我仍然继续生气。现在该怎么办?”苏格拉底说第一件事情就是错的。你并不知道生气是不好的;所以你才继续生气。如果你知道,你就不可能继续。你怎么可能反对你自己的了解?

   我知道如果我把手放到火里会很痛。如果我知道,我就不可能把手放到火里去。但如果是别人告诉我的,如果我是从传统里听来的,如果我是从经典里读到的火会烧伤人,我对火并不了解,我也没有任何类似的经验,我才可能把手放到火里去——但那也是仅此一次而已。

   你相信吗?你把手放到火里,你被烧伤了,你觉得痛苦,而你还会问:“我知道火会烧伤人,但尽管如此,我还是继续把手放到火里去。该怎么办呢?”谁会相信你知道?而这又是哪种知识?如果你自己受苦和被烧伤的体验都不能阻止你,那么没有什么能阻止你。现在没有希望了,因为连最后的希望都错过了。然而没有人会错过;那是不可能的。

   苏格拉底是对的,所有那些知道的人,他们都会同意苏格拉底——在这种一致中有非常深刻的意义。一旦你知道……不过记住——这种知识必须是你的。借来的知识不会有效;借来的知识是没用的。除非是你自己的体验,否则你不会改变。别人的体验并没有什么帮助。

   你听说过你是你自己痛苦的制造者,但这只是在头脑里。它并没有进入你的存在,它并不是你的知识。所以当你讨论的时候,你可以睿智地讨论,但当真正的情况发生,你就会忘记,你将会以你了解的方式来行动,而不是以别人了解的方式来行动。

   当你自在、平静,心平气和地讨论愤怒,你可以说它是毒药,它是一种病,是罪恶。但是当有人让你生气,情况就完全变了。现在这并不是理智的探讨,现在你身陷其中。而一旦你身陷其中,你就会生气。不久,回想刚才,当你平静下来,你会再次记起,你的头脑会重新开始运作,你会说:“那是错误的。我那样做是不对的。我知道生气是不好的。”

   这个“我”是谁?——只不过是理智,只不过是肤浅的头脑。你并不知道——因为当别人把你推进愤怒,你就把这个头脑扔掉了。就讨论而言它是有用的,然而当真实的境况出现,只有真实的知识才会有帮助。在没有境况的时候,你可以继续。而真实的境况甚至在讨论里也能出现。对方可以不断地反驳你,而你就开始生气,你就会忘记。

   真实的知识意味着在你身上发生的。不是你听过的,不是你读过的,不是你收集的知识——而是你自己的体验。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因为以后你不可能反对它。这并不是说你要努力不去反对它;你只是无法反对它。

   我怎么能反对呢?当我知道这是墙壁,我想到屋子外面去,我怎么可能去试图穿墙而出?我知道这是墙壁,所以我会去找门。只有瞎子才会试图穿墙而出。我有眼睛。我清楚什么是墙什么是门。但如果我试图穿墙而过并且告诉你:“我很清楚门在哪里,我也知道这是墙壁,但尽管如此,我怎么才能阻止自已去不去穿墙而过?”,这就意味着对我来说,我看到的门是假的。别人告诉我那里是门,但对我来说,我看到的那扇门是假的。别人告诉我这里是墙壁,但我看到门就在这堵墙上,所以我试着穿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明确地区分什么是你知道的,而什么又是你收集的知识。不要依赖知识。来自于最伟大的源头——即使你是从最伟大的源头收集的——知识还是知识。即使是佛陀对你说的,那也不是你自己的,那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帮助。但你可以继续以为那是你的知识,而这种误解将会浪费掉你的能量,时间和生命。

   最根本的事情并不是去问该做些什么以便不要创造出痛苦。最根本的事情是去知道你是自己痛苦的制造者。下一次,当一个真实的境况出现,你正在受苦,记住去找出你是不是痛苦的原因。如果你能发现你就是痛苦的原因,那么痛苦就会消失,而同样的痛苦将不会再次出现——不可能。

   不过不要欺骗你自己。你可以——那就是我这样说的原因。当你痛苦,你可以说:“是的,我知道是我创造出这个痛苦”,但在内心深处你知道是其他人创造的。你的妻子制造了痛苦,你的丈夫制造了痛苦,其他人制造了痛苦,而这只不过是一种安慰,因为你无能为力。你安慰自己:没有人制造痛苦,是我自己制造的,慢慢地我就会停止。

   然而知识是立即的蜕变,并不存在“慢慢地”。如果你明白是你制造了痛苦,痛苦就会立即脱落。而且它不会卷土重来。如果它重新来临,这就意味着你的领悟并没有深入。

   所以没有必要去找出该怎么办,要如何停止。唯一需要的就是深入进去找出痛苦真正的原因。如果其他人是原因,那么痛苦无法停止,因为你不可能改变整个世界。如果你是原因,只有这样痛苦才能停止。

   所以我坚持说只有宗教能将人类领向幸福。没有其它东西能够引导人类,因为其他的每个人都相信痛苦是由别人造成的。只有宗教说痛苦是由你造成的。这样宗教就使你成了你命运的主人。你是你痛苦的原因,所以你也能是你快乐的原因。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Copyright © 2013 贵州警察学院 All Right Reserved.邮编:550005,学院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见龙洞路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