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

伍老师请给我留言
杨老师请给我留言
 
 学院主页 | 本站首页 | 心理感悟 | 身心艺术 | 危机干预 | 心理测试 | 轻松一刻 | 心理咨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危机干预>>危机干预>>正文
朋友亲人去世怎么安慰?
2015-07-09 15:19   审核人:

 

   网友来信说,她朋友的母亲去世了,作为好朋友和闺蜜的她,该如何给予朋友帮助,遇到这种情况她应该做什么,怎样才能让好友尽快的从痛苦之中走出来。说实话这些问题不太好回答,因为它涉及到了生命的教育,涉及到了临终关怀,涉及到了宗教的信仰,涉及到了心理危机干预的层面,针对不同的人我们会做出不同的指导方案,心理咨询最忌讳所有问题一刀切的解决思路。如果她有信仰的话,那么我们可以遵循她的信仰,从她的立场和观念来解释死亡的现象和本质。如果她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那么我们可以从现实出发来给予支持,让她能够感受到我们的存在,感受到来自朋友和亲人的关怀,我想这些支撑力量将会使她终生受益。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来做这些事情最合适,据相关的心理研究表明,早期的适当干预能帮助居丧者顺利渡过悲哀过程,使他们能正视痛苦,找到新的生活目标。因为国内的经验和国外的技巧有所不同,所以我们分成两部分来讨论。

  一、国内心理专家的经验

  1、居丧的“休克期”,更需要支持

  居丧之初为“休克期”,居丧者多处于麻木状态,此时应与居丧者建立支持关系。居丧者在经受了难以承受的打击之后,往往无力主动与人接触,因此必须动员他的亲朋提供具体实用的帮助。居丧者在此特定状况下往往难以对关心和安慰作出适当的反应或表示感激。照顾者万万不可因几次拒绝而放弃。持之以恒,将会使居丧者大为受益。若能陪伴在其身旁,轻轻握住他的手,或保持其它的身体接触,不仅使居丧者感受到他并非独自面对不幸,还可以帮助他保持与现实世界的关系,不致完全关注故去的亲人。

  在居丧的几周或几个月之后,这种接触和支持将再度成为帮助居丧者的重要手段,因为往往要到那个时候,失去亲人的现实影响和真正意义才显现出来,对居丧者来说这又是一次重大打击。必须看到,失去亲人仅仅是居丧者应激的一个部分,他将面临的还有料理后事、通知亲友、处理遗物等,这些都会触发进一步的情感反应。因此,虽然在心理学上鼓励情感表达在治疗过程中是一个重要部分,但不宜过早,以免使居丧者完全崩溃,无力去应付各种事务,并因此使居丧者在整个居丧期为自己贴上一个无能的灰色标签。有时,需安排亲友暂时接替居丧者的日常事务,如代为照看孩子,料理家务。必要时还需提醒居丧者的饮食起居,保证他们得到充分的休息,帮助他们分出事情的轻重缓急等。

  2、宣泄和追忆的正面价值

  居丧者往往不愿正视与死者关系中消极的一面。此时可告诉居丧者,处理好与死者有关的消极情绪,将有助于发现他们关系中值得永远怀念的一面。还有些人不愿放弃愤怒或其它强烈情感,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与死者之间惟一的纽带。这种情况下应告诉他们,消除不恰当的情绪可使他们更真切、更清晰地回忆死者。内疚也是较难处理的一个问题。

  内疚感起源于居丧者感到自己有些事做得不如人意,愧对死者。在心理危机干预中,要让居丧者表达出内疚感和引起这种内疚感的想法、行为、事件,可帮助他们分析,是否已尽了最大努力,同时要就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是否恰当、是否现实加以分析和讨论。必须让居丧者懂得,他们是凡人,会犯错误,在与人相处中也不可能尽善尽美,让他们学会原谅自己,以积极的方式消除内疚,改变不现实、不合理的信念.

  至亲近友的故去,会带来一系列变化,那些继发的丧失往往容易被忽略,特别是当继发的丧失表现为一种无形的或象征性的丧失时。例如,丧子的父母失去的不仅是孩子,同时还有为人父母的角色,有的是同时感到失去了自身的一部分。对这些父母来说,必须就对孩子所怀有的梦想、希望、期待加以适当的处理后才能健康地适应失去了孩子的生活。

  有时,居丧者会有一些对死者想说而没能说的话,想做而未能做成的事,此时必须鼓励他们表达出来,在治疗者在场的情况下,让居丧者大声说出这些未尽之言、未了之事,对他们大有帮助。

  二、国外心理专家的建议

  当我们接到消息,说某个认识的人死去时,随着心思快速活动,我们会经历种种反应。那可能是震惊、愤怒、歉疚,或是一种深刻、拉心扯肺的伤痛。当这些复杂的感受从心中划过,我们会开始想到逝者的种种,为他们哀痛。想要做点事情——任何事情——来抚平这样的痛苦。但不幸的是,我们通常不知道该怎么办。 

  1、不要迟疑 尽快联络

  最最重要的,是尽快和遭此打击的人联系上。对丧亲者人来说,第一时间的接触,是他们得到支持的最重要因素。收到丧亲之痛的人会从他人那里得到力量和支撑,就像植物依靠阳光而得以生存、茁壮。我们必须伸出援手,丧亲者才能够从我们身上得到力量。

  如果距离不成问题,就应到场,倘无不妥,就立刻去探视丧亲者。当然,有时候两地相隔,这是办不到的,若是如此,那就打通电话或写封信去慰问,不要迟疑。

  2、人跟人在一起得到力量

  每次有亲人过世,来安慰的人总会让我们惊讶。他们总是我意想不到的人。起初,我会对某些近亲好友感到失望和不满,因为他们竟没有在我悲伤的时刻有所表示。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悲伤会让那些关系特殊的人手足无措,而真正来的人则比较适合帮忙。关系密切的朋友往往悲不自抑,内心犹豫,而未能到丧宅走动。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是不由自主上门来吊唁的人,更能有力地为丧亲者打气。

  因此,你必须听从内心的召唤,以确定是不是要去安慰人家。

  英文字的“安慰”(comfort),是由两个拉丁字根“com”和“fortis ”组成的,意识是“人跟人在一起得到力量”。亲友过世时,丧亲者强烈地需要安慰,而最亲近的家人却往往无法当彼此的后盾,因为自己也悲不自胜。

  有时候关系较为疏远的亲友——在这种场合不算核心要角的人——反而能付出援助、能量和气力,这常常是那些心力耗竭的至亲所拿不出来的。

  例如,幼子罹难,为人父母的受到如此打击,要想彼此扶助,常常难乎其难,他们也许不但不相互扶持,反倒拖拽住对方,往下拉扯。一位社会助人者将这种情形比拟为两根弯曲的棍子,弯曲的部分就是它最痛苦的部分,支撑不了任何人。 

  一位儿子去世的父亲说道,当他度过了还算不错的一天,快要重见天日了,太太却往往还在窒息的边缘苦苦挣扎。狂暴的拉扯会把快要脱困的人拉下来,引起怨憎,依次又产生愤恨、歉疚和无数负面的情绪。

  因此,我们先别以为对方家里人那么多,而自己是个无足轻重的人,对于丧亲者来说,外来的协助是极为宝贵的,温柔地伸出援手吧。

  3、最有效的方式--拥你入怀

  再多的鲜花,再多的膳食和慰问卡,都无法取代你个人的同在。心中的温暖,一种特定的慰抚作用,只能在人与人的接触中产生。伸出手来温暖地触碰,被坚实的臂膀拥入怀中,一同落泪,都格外能够抚平悲伤。  

  我婆婆葬礼的那一天,一位侄儿带给我的肢体接触,让我明白这种身体带给心理的支撑的重要性。那是一个酷寒的十一月天,气温不到华氏十度(摄氏零下四十度)。定居在加州的丈夫和我,身上只有最单薄的衣物,我穿一件质料很轻的外套,我丈夫则是平常上班穿的西装。萧索的墓园里,冷风呼嚎着,大地冰封,我们下了车,脚下吱吱嘎嘎地响。

  侄儿大卫为我们开车门,我们下车,他没有走开,反而把大衣拉开来,张开手臂将我们拉向他的身体。大卫块头很大,很轻易地把我们拥入怀中,用大衣阻挡寒风。我们并立着,一直到葬礼结束。

  每次讲起这件事,我没有不为之哽咽、热泪盈眶的。最重要的并不是大卫的体温给了我们温暖,而是他那双臂膀带来的庇护,还有那份细心体贴感动了我们夫妻俩,让我们的哀痛好过了点。

  当最需要的时候,不同辈分的人相互伸出援手,我很感激那些时刻和记忆。

  4、丧亲者应享的权利

  别让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

  请让我哭泣

  请让我讲述逝者过世前发生的事

  别强迫我匆促的做任何决定

  即使我的行为变得怪异,也请有点耐心

  请让我看到你也是同样的难过

  我在动怒的时候,不要漠视

  不要尽跟我讲些客套话

  请听我说

  我若有冒犯,无礼和不够体贴之处,请多包涵

  无论发生什么,让我们一起祈祷

  5、化解这世上的不幸 

  卡尔.孟宁格(Carl Menninger )曾说,我们的生命的主要目的,就是在化解世界上的不幸。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会提供这么做的机会。有时很花力气,有时却轻而易举,有时是在葬礼时用大衣拥着自己的亲属!但是很多人却因怠惰、害怕或自私而裹足不前。

  帮助一位遭受丧亲之痛的人,就是在化解这个世界上的不幸。那可能会耽误你的计划,打乱了你的行程的安排,但是帮助别人是件很有价值的事,这便是给你的犒赏。

  罗伯.温宁嘉在《希望的礼物》(A Gift of Hope )一书中,谈到了如何从打击和心碎中熬过来。他采访一百多人,想明瞭他们何以能禁得起生命中重大的悲剧事件。结果有个重要的发现:那些人总是记得某个扶助他们、并且带来希望的人。

  露薏丝.卡柔(Louise Carroll)于《安慰》一文中也写道关于哀伤的人,“虽然看不出他眼中含着眼泪,但是身体上的触碰和爱的关怀一定让他的内心为之温暖。往后,他也许记不得当时人家说了什么,但他将会记住那份温暖和亲近。那将会有一层爱的油膏覆盖在他的悲伤之上,帮助他度过艰难的时光。”

  爱的油膏要怎样才能创造出来呢?只要真心关怀,有助人的意愿、倾听的双耳、诚挚的祈祷和尽可能到场与他们同在。

  初接触到丧亲者,要对他们开口说些什么是很难的,很多人会回避他们,因为想不出该讲什么话才适当。似乎没有任何话语和措辞是对劲的。但是用不着那样,你只要讲出心里的感受就可以了。圣艾修培里曾经写道:“唯有带着真心看待事物才能看得正确,光凭肉眼是看不到要点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太会隐藏自己真正的感情。当我们询问一位痛失所爱的人最近好不好?得到的答案往往是:“还可以。”我们要越过这些刻板的答案,探出真情。

  6、我们与你同在

  有时候拥抱或握手所能表达出的切身感受,要比话语来得好。我常问那些丧亲者,什么是让他们印象最深刻的讯息,他们总是一再地说,那时人家讲了些什么话都不记得了,但是那天来到家里的人,他们总都记得。

  到丧亲者家中吊唁时,态度要委婉坦然,有同情心。同情心是指从怜悯进入到感同身受,是用一种温厚的方式对他们敞开胸怀。这意味着要把个人的忧虑和需要搁一边,完全把自己腾出来,与丧亲悲痛之人“同在”。

  表达同情通常是什么话也不要说。我看到一位牧师的表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位牧师来到逝者的床边,和亲属们一起祷告之后,便进到客厅,脱下外衣,解下领带,然后在一张摇椅上坐下,一言不发。

  我们的义工一看到那位牧师坐镇下来,便明白自己该做的已经告一段落,不必再逗留下去。牧师会照料逝者的妻子,一直到其他亲属赶来。他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整个屋子都能因他的存在而感受到那份悲悯。

  我叔叔过世的那天晚上,情形也与此类似。一位年轻人前来吊唁,自称是我叔叔十年前中学教过的学生。他说我叔叔是个好人,一位很好的老师。之后他就在屋内的角落坐下,整整逗留了四个小时。

  到最后,那位年轻人默默地跪在叔叔的灵柩旁边,之后才辞去,我叔叔一家人和我都感动得说不出话来。那么漫长、悲伤的四个小时里,那位年轻人什么话也不必说,他的同在胜过千言万语。

  附录——

  不得体的客套话

  人们在内心不安或讲不出话时,通常会说些陈词套话。我和很多有过丧亲之痛的人谈话得知,当一个人刚刚失去所爱时,最不适宜向他们讲些客套话。老掉牙的客套话太做作,太没有意义,一点都帮不上什么忙。事实上,那会让哀戚的人觉得不被人了解,更感到孤单。

  请不要说:

  时间会治疗一切。

  看开点吧。

  你心爱的人已经上天堂了。

  老天决不会让我们承受不了的。

  请你节哀。

  你的感受我能了解。

  一切都会没事的。

  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请尽管说。

  请改说:

  你一定感到这样的痛苦没有止境。

  这种痛苦实在太令人难以承受了。

  你心爱的人已经解脱了,但我知道你还很痛苦!

  你一定觉得非常的苦。

  请你尽情地哭吧,没关系的。

  我好担心你,真不敢想像你现在的感受。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请告诉我。

  我明天再打电话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Copyright © 2013 贵州警察学院 All Right Reserved.邮编:550005,学院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见龙洞路132号